经典诗词

封神榜里的梅伯是谁?他最终被封为什么神位ddck-0152

字号+作者:admin 来源: 2020-05-22 23:22:29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封神榜里的梅伯是谁?他最终被封为什么神位梅伯,是商朝的诸侯,商朝司徒,赠太师,葬豫州汝南郡东郊,也就是上古圣君商汤的子姓子孙。商朝末年直臣,纣王时在朝任卿'...

封神榜里的梅伯是谁?他最终被封为什么神位   梅伯,是商朝的诸侯,商朝司徒,赠太师,葬豫州汝南郡东郊,也就是上古圣君商汤的子姓子孙。商朝末年直臣,纣王时在朝任卿士。他为人正直敢言,见纣王荒淫无道,几次冒颜进谏,纣王不纳。时有臣劝他,忠言逆耳,以免招来杀身之祸,而梅伯却慷慨陈词:“文谏死,如果人人都不敢直言,朝廷还要我们这些大臣干什么?”他依然如故,凡遇纣王无道,即当庭指出,纣王忍无可忍,就把梅伯杀了,还残忍地把梅伯的尸体剁成肉酱,梅伯因冒死直言,忠贞不屈而流芳千古。他的第十二代孙梅晋在被纣王将身“殖醢”而惨死之后,等到周武王灭纣兴周,就把他的孙子封为忠侯,其子孙并且开始“以王父字为氏”而姓了梅——这就是梅氏的来源。

  殷纣王要把钦天监杜元铣金瓜击顶,上大夫梅伯据理力争。他告诉纣王,杜大人杀不得。他是我朝两代忠良,不管他说的对也罢,不对也罢,那是他的职责,是他分内之事。另外他也没说什么格外的话,就说宫里有妖气,而且这股妖气就出在苏贵人身上,即便言语说的有点儿过头,甚至说以小犯上,但是您作为一朝天子,您怎么看这个事儿呢?那么如果客观的看手下大臣说苏贵人身带妖气,这也很平常。你说她不是妖怪,但是自从苏贵人进宫后,万岁您迷恋苏贵人,就不临朝理政了。如果说耽误个十天半日,个月期程,这也说得过去。可现在屈指算来,将正半载。您都快半年没临朝问政了。说现在底下出什么事儿了,万国学经典曲岁您一概不知。龙书案上那本章堆积如山,尘土多厚哇。臣为此事是坐卧不安,如坐针毡。所以我才和钦天监杜元铣一同进宫,您怎么能说这位钦天监和术士相勾结,就是说杜元铣和云中子是一伙的。更不能说杜元铣惑乱朝纲啊,他是一个忠臣。纣王瞅着梅伯,半晌无言。小学生国学经典诵读视频纣王心想:梅伯大夫这番话说的也对,可但是寡人我就想不通,怎么苏贵人就是妖怪呢?说她头上有妖气,进宫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昼夜厮守,我不住的打量她,我怎么就一点儿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妖气,寡人这眼睛有毛病?我这目力不如你们?这个岂有此理?

0130054王国维推荐的国学入门1061313136458950695527_s_meitu_53.jpg

  这时候坐在纣王身边的妲己气坏了,脸都变色了。开始妲己没太戒意这个钦天监,他即不是金仙,也不是炼气士,他不过是个凡夫俗子,不会有云中子那两下子。可是刚才杜元铣看她的时候,居然能指出来她头上有妖气,把妲己吓够呛。妲己也在暗中思索:成汤六百年基业,确实有不少的能人,他手底下文武大臣太了不起,我必须千方百计把纣王手下这帮大臣,把他们都处置了,不然的话,殷商那简直是固若金汤,坚如磐石,谁也灭不了它。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钦天监,居然冒死闯到寿仙宫,说我头上有妖气,还有这个梅伯,居然敢为杜元铣辩护,还指责我的不是,这太可怕了。妲己想我已经跟女娲娘娘打了招呼了,要杀几个人,今天就拿你们两人开刀吧。纣王看妲己变了脸色,问她:“美人,你有何话讲?”“臣妾不才,我想请教请教这位梅大夫,钦天监说了妖气就在臣妾身上,我不知道梅大夫你是怎么看的?”梅伯瞅了一眼妲己国学精粹经典语录,说:“贵人娘娘,我并不是钦天监杜元铣,我也没有这个目力和这个学识。不过他的话我倒是相信。苏贵人,且不说你是不幼儿国学经典课程是妖孽,但是你别忘了,你是大将家的闺秀。我们虽然在朝中供职,远离冀州,但是宿日里听说冀州侯教女有方,听说你是一个娴淑的女子。你进得宫来,应该说是苏门之幸,做为你来讲,不但应该服侍天子,还应该劝天子勤修德政。这天子半载不朝,难道说贵人你不知道吗?你就没有责任吗?即便你头上没有妖气,你也是在迷惑万岁。”

天子不上朝,就是你迷惑的。这梅伯胆儿可太大了,他当着皇上的面儿,数落皇上的爱妃。纣王越听越有气,他手拈胡须,偷眼一看妲己,纣王不由得一愣。他看这位苏贵人刚才还变颜变色的,现在对梅伯这番话不但没生气,而且还面带微笑,不住的点头,好象有些话她很同意,好象觉得梅伯说的很对。纣王猜错了。妲己现在心里恨的一个劲儿直咬牙。梅伯这番话可把苏妲己给气坏了。她想:你是个什么人?一国学经典放鱼个小小的谏议大夫,居然给鼻子搬脸的来说我。“啊,请问梅大夫,你这话说了吗?”“说完了!”梅伯把脸扭过去,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你看看怎么办吧。纣王瞅着妲己,这怎么办呐?“万岁,您想怎么处置梅伯呢?”纣王国学经典诵读有什么好处一听明白了,苏贵人不是国学经典这4个字的象形字怎么写想饶恕他,问我怎么处置他,我想把他和杜元铣一样金瓜击顶。“万岁,不可。”“贵人难道将梅伯留下来?”“并不是。万岁,想此等佞臣,焉能让他活在世上。这梅伯胆子太大了,他这番话是当面辱君呐,他明着是在说臣妾我,但是字字句句,他说的都是万岁您呐。怪不得杜元铣这么大的初中生国学经典胆量,原来他们是串通一气了,正象万岁方才说的那样,他们和那个术士是互相勾结,妖言惑众,扰乱朝廷啊。此罪十恶不赦。怎么能轻易将其放过。臣妾我有一个办法,想单独将梅伯处死。请万岁恩准。”纣王一听,“你有何办法将梅伯单独论罪?寡人正想见识见识。”妲己微然一笑,“我的办法还得等几天才能让万岁看见。我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单为治死梅伯,为的是稳固朝纲,以儆效尤。如果今天要把梅伯和杜元铣一起金瓜击顶,那就便宜他了,随后还会有些不知趣的大臣,来扰乱亳州国学经典三四年级圣躬。上您这儿起哄来了。”纣王一听,“贵人言之有理。快将杜元铣金瓜击顶,把梅伯看押起来。”过来几个武士,先将梅伯押了下去,然后将杜元铣押出宫门,可怜杜元铣两朝忠良,枉死在金瓜之下。杜元铣乃是封神榜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中的博士星,他是第一个上榜的。那么谁是最法学院的韩国学生 经典后一个呢?是姜子牙的夫人马氏。她是封神榜中的扫帚星。处死了杜元铣,关押了梅伯,然后纣王传旨寿仙宫宫门紧闭。在宫门口戳一大牌子,上边写着几行字,说天子冒染风寒,无论哪位大臣一律免参免见。

  我的天,谏议上大夫梅伯好几天也回不了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位钦天监杜元铣就给拉去午门,用金瓜把脑袋敲碎了。这消息就传到亚相比干府里去了。把比干吓了一大跳,“什么?你说梅伯大夫失踪了,杜元铣被处死了?不能啊,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赶快顺轿。”他就奔商容相府来了。商容这一阵子可是忙坏了。天子不上朝理政,百官谁有什么事儿都来跟他说。能让各衙门处理的就交给下边办。他能处理的就处理了,实在处理不了,需要跟纣王说的,现在一时也见不着纣王,那就等着吧。比干跟首相商容一说,把商容也吓了一大跳“这……这……真有此事?咱们去看看。”二位相爷一块儿上寿仙宫里来了。到这儿一看,寿仙宫宫门紧闭,门口戳一大牌子,上边写着几行字,说天子冒染风寒,谁也不见。商容和比干问经典国学语句黄门官有没有这么回事,黄门官哪敢隐瞒,回禀二位相爷,果有此事。“走,咱们上杜元铣家去看看。”来到杜元铣府中一看,高搭灵棚,全家老小悲悲切切,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品国学经典 养雅行正气手抄报。早上出去时还好好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老爷的脑袋被敲碎了。杜家人还糊涂着呐。见两位丞孟子国学经典故事相来,都跪倒在地。请两位丞相给打听打听。即便是被天子处死,也得死个明白。商容和比干安抚了杜大人家眷一番,然后到梅伯家。梅伯家里正着急呐。准备要贴寻人启事。好嘛,这么一位上大夫梅伯没影了。商容和比干商量,这可怎么办?即便治死这么两位大臣,那起码也得跟咱们打个招呼,说明这两人犯了什经典国学弟子规手抄报么死罪。你我为百官之首,怎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呢?可话又说回来,梅伯和杜元铣他们跑到宫里来干诵读国学经典前的口号什么?两人有什么事儿不会跟我们说一声吗?过了几天,二位相爷正着急,圣旨到了,一接旨,才明白,明天一早五更,天子临朝。商容赶忙通知各文武百官,文武百官知道了,都非常激动。好不容易盼着这一时刻。借着天子升朝的机会,打听打听梅伯的下落,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为什么处死,一个为什么没影了?

  第二天,文武百官都到了,早早在龙德殿两边排列好了,等待天子。有人站在龙德殿上,举目一看,嗯?龙德殿里多了一件东西,就在殿角下,高高耸立。这时候文武百官的目光全都自觉的都看到了。看见什么了?是一个两丈四尺高的大青铜柱子,这个大铜柱子两人要是合抱都不一定抱得过来。这得多少青铜啊?上面从上到下,还有三个门,下面还挂了好几根铜链子,在灯光下一照,明晃晃,亮澄澄,耀眼夺神。铜柱子下还有四个小车轮子,可以来回移动。大家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心说:这什么蹊跷玩意儿?小学国学经典主题班会谁打的这么个大柱子?怎么立在这儿?就在这时,只见过来十几个武士,手里一人提溜一大筐木炭,来到铜柱子旁边,支上梯子,有个武士蹬着梯子,把铜柱子上的三道门全打开了,感情铜柱子里读国学经典品朗诵作文面是空的。武士就把木炭传承国学经典弘扬传统文化国学小书院经典故事伴读往里装。装完之后,用引火之物开点。炭火着起来,离柱子近的都有点儿烤得慌。好家伙,要这么烧,一会儿功夫,还不把这大柱子烧的通红啊。文武大臣看的满腹狐疑。心说:万岁多少天不临朝了,突然间传旨,说今日临朝问政,没见着皇上面儿,先看这么大一个青铜柱子,里面还烧上炭火,这什么意思?有人悄悄说了一句话,好多人听见了,都差点儿乐趴下。他说:“万岁是不是要请咱们吃烧烤哇?”嗨,有人瞪了这位一眼,心说:你可真有心拉场的,还吃烧烤呢?哪有弄这么大柱子烧烤的三年级写国学经典的作文?你见过蹬着梯子吃烧烤的吗?这大柱子,只有方弼、方相能够得着,咱们够得着吗?

6b31b9389b504fc2d2dbbd8ae6dde71191ef6d53_meitu_55.jpg

  就在这时,钟匾齐鸣,万岁临朝了。谁也不敢多说话了,甚至都秉住了呼吸。只见纣王天子衮冕加身,秉正归座,还是那么威风。皇上吗?气派始终这么大。可是有些大臣已经看明白了,看纣王天子阴沉着脸,满面的怒气,心说:今儿个还真得加点儿小心。看见没有,皇上是一脑门子邪火呀。商容手搞报国学经典手抄报也看出来了,心里暗暗叫苦呀,心说:万岁,您这么大国学经典古典音乐火气就别升朝了。顶着火临朝问政,能好得了吗?老商容哪能想到,纣王今天升朝不是理政,是杀人呐。纣王落座之后,半天没说话。商容刚想出班问纣王有关杜元铣和梅伯的事儿。突然间就见纣王把龙胆一拍,传旨:“将罪臣梅伯押上殿来。”当时文武百官一听,都懵了。把罪臣梅伯押上殿来?这才几天没见,上大夫梅伯怎么成了罪臣了?在这文武之中表现的比较平静的,就是那费仲和尤浑。两个站在这儿,就好象胸有成竹,好象今天天子这番安排都学国学经典书籍在他们意料之中似的。有的人就觉得这二位知道详情,但是没法问,你问趣味国学 经典他也没地方说呀。这二位真知道吗?当然了,在宫里不还有他们的间谍鲧捐吗?鲧捐早就把宫里发生的事儿告诉这二位了。

  就在这时,殿角下“哗楞楞”铜链子一响,四个武士如狼似虎一般就把梅伯大夫押上来了。